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与你擦肩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16 01:29:46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已近深秋的风不时向我袭来一阵阵的凉瑟,双臂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单薄的身体。泛黄无力的树叶不知从何处被风卷着落到了脚边,踏上

去时迎接着我的是一声声‘咝咝’的迸裂。周围的一切都在静谧无言地注视着,肃穆而灿白的墓碑笔直的从我脚下蔓延开来。眼前的容颜如此

熟悉而又陌生,亲和温善的笑容仿佛能驱散所有的阴霾。眼眶已被呼之欲出的泪水浸润,微微颤抖的手指轻缓地抚摸着墓碑上的遗容。他就这

样默默无声地离开了我,匆忙得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甚至没有一个清晰完整的影像……

那时的我才刚大二就遇上了建校50周年的庆典。庆典活动的余波整整延续了一个星期,最后一天的节目安排了我们各院系的学生和其他一

同而来的其它院校学生的联谊活动。也许是因为学哲学的缘故,沉静内敛占据着我的整个性格,父母的婚姻破裂在我的童年记忆中过早地投下

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因而使我看上去多了那么一份不易亲近的漠然。十几年过去了我依旧从心底抗拒着这份情感,根深蒂固般的耿耿于怀。

母亲总是试图抚慰我的伤痛更甚于离婚给她自身造成的伤害。父母的相识直至相爱经历着太多的波澜,他们却奋不顾身地抛开了世俗的纷

扰,毅然决然地并肩走到了一起,是那么相濡以沫地爱着彼此。可就在我,他们爱的结晶六岁大的时候,父亲终于获得了他祈盼已久的公派出

国工作的机会,从此他也就再次毅然决然地抛开了他曾钟爱过的一切。

“阿诺,你怎么又在发呆了,联谊会都开始了!”同寝室柯盈的高分贝唤回了我早已纷飞的思绪,愉悦的氛围从未能真正唤醒我已近沉睡

的意识。她一身的亮丽活泼,俏丽的短发格外抢眼。

我漠然地回应着,转身整理着书桌上散乱的书本。“哎呀,我说你还理什么书啊,快选件衣服换上,你总不能这么就去吧!”她一把夺过

我手中的书,拽着我站到了衣柜前……

端详着镜中的自己,素雅的容颜未施一丝脂粉,晶莹湛黑的双眸透着近乎空洞的迷茫,素白的衣裙使我瘦削的身体更添了一份清澈淡然,

只有倔强的双唇微弱地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

“你真美,就是太伤感忧郁了!”柯盈一手轻搭在我肩上,她的话再次牵动了我的嘴角。

我们到时联谊会已开始了好一会儿,舞池里滑动着一簇簇翩翩飘舞着的人影,眩目迷离的灯光辉映着他们犹如魅影一般。柔畅悠扬的华尔

兹如同泉水敲击着石子般倾泻而下,渲染着极为煽情的浪漫氛围。我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了下来。

“你快去吧,不用管我了,这里有人都快等不及了。”我朝柯盈调皮地使了个眼色,她转身欣然接受了叶澄的邀请。

握着冰凉清爽的矿泉水,望着如痴如醉的人影,我也试图感受着他们的欢欣。忽然,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将我的眼神

定格在了那一刻。我无意识地游移在那张陌生的脸上,率真坦然的微笑让我觉得至诚可信,更默许了我的卤莽,挺直的鼻梁透着微妙的刚毅,

瘦削的下巴却又显得有些孩子气。硕长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变得若隐若现,他以同样的方式回应着我的卤莽。

“喂,阿诺你在看什么呢?快来和我们一起跳舞啊!"柯盈气喘嘘嘘地挡住了我的视线,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矿泉水仰头一饮而尽,不知何时音

乐已变成了激情澎湃的‘迪斯科’了。”

……

我知道你叫许诺,很特别也很好听的一个名字。我们见过的,还记得那次的联谊会吗?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我们只是匆匆地见过。你

也许会问既然只是见过一面为什么我会给你写信呢?请你原谅我的冒失和卤莽,我只想和你成为朋友。我是学历史的,却很可惜不是在你们学

校,我已经大三了,算起来你也该叫我一声学长了吧。我知道你是学哲学的而且还是系里公认的才女,我平时也喜欢看些哲学方面的书,却也

只能算是粗通一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帮我再多懂一点儿吗?

……

联谊会过后的一个星期我收到了这封末尾署名‘卓翼平’的来信,我又再次记起了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只是仿佛蒙上了一层薄雾般记不太清

楚了。浅蓝色的信纸上落着遒劲却不失娟秀的字迹,透出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温婉恳挚的语气凭添了不言而语的亲切,真诚自然的措辞令我无

法抗拒地回了一封信。

……

“我可以称呼你翼平吗?你的信我已经如期收到了,我想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说是吗学长?历史可比哲学有趣多了,说真的我倒很羡慕

你呢。记得在中学时我就对历史就很感兴趣了,也想要念历史系的,可最后还是选了这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用武之地’的哲学。既然你对

哲学也感兴趣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成为你的课外导师,而且是分文不取的,你看如何呢?"

……

也不知自己是出于何种缘由给他回了信,内向且不善言谈的我并没有太多的朋友,一直以来我采取的都是封闭的自我状态,抑郁伤感始终

感染着我身边的每个人。望着信纸一遍遍的细读,我试图找出不可信,缺少诚意的蛛丝马迹,可这一切都是徒劳,整封信贯穿始末的只有真诚

和善意。也许是当初那匆匆的一眼,使我武断的只凭直觉就做出了判断。

风又一次落到了我的脸上,比起刚才干涩了许多。苍白的脸上滚落着剔透的泪珠,晶莹地绽放着。“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折磨我们呢?为什

么你竟走的如此匆忙呢?”我一遍遍地问着自己,手指重重地摩擦着冷硬的墓碑。脚旁的白色雏菊漠然地祭奠着那陌生容颜……

“阿诺,你变了,你好像不是你了!”柯盈神秘兮兮地盯着我上下打量着。

“什么话嘛,哲学书看多了啊,你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难懂了?”我头也不抬继续埋首于信纸中。

“又在给你那位‘神秘人’回信啦,你没事吧?”她如临大敌般的关切神情不竟让我笑出了声。

“我既没有生病更没有失常,我只是在交流,一种心与心之间无距离的交流!”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说真的他对你的作用真的很大,你比以往开朗了许多,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你多少透露一点儿嘛,让我来帮你好

好分析一下。”她仍不死心,探头探脑地张望着。

“拜托你别这么‘三八’好不好啊?还是多关心你的那位叶先生吧!”我徉装生气地合上了信纸,这才击退了她的好奇心。

……

这已经是我给你写的第五十六封信了,我想这时你也一定在给我回信吧?不知怎么和你我仿佛总有诉说不尽的心声,而你总是能细心地聆

听着我的倾诉。从那第一封信到现在我们相识都快一年了。虽然我们只见过那匆匆的一面,可总觉得我们的心从未有过距离,我始终都能真切

地感受到你的气息,是那样的自然清澈,说句老土的话:“阿诺,我好像已认识了你很久!我时常会为那次匆匆的一面没有能将你看清楚而懊

悔不已,我还有机会将你看得真切一些吗?"

......

一封封翻看着翼平的来信,将近一年多的书信交往使我们彼此有了较全面的了解,虽然除了那匆匆的一面外始终没有见过面。我们虽分属

不同的院系,相近的志趣和喜好却越发投契。我们的话题涉及面很广,简直是包罗万象。他有着哲人般的冷静理智,真挚淡然地看待着世间的

纷争,慎思细致的待人处事原则着实令我欣赏。可是,已经快半个月我都没有收到他的回信了。突然的毫无预告地中断联络这在以往是不曾有

的,就连最为紧张繁忙的考试都未能阻碍我们的通信。他是生病了还是……我简直不敢再往下想,期待和焦虑终日萦绕盘旋不散,我惊诧于自

己的担忧和关切,不停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阿诺,有你的信!”柯盈上气不接下气地闯了进来,寝室的门被她甩得简直“

震耳欲聋”。

"什么?我的信?快给我!”我惊呼着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急忙去夺她手里的信。

"这么容易啊,我可是在传达室翻了好久才找到的”,她轻巧地闪到了一边,“看,我可是大汗淋漓,口干舌燥,心力交瘁……”

"还鞠躬尽瘁呢!知道你辛苦,好柯盈别闹了啊!”我一把拉住她不停地左右摆动着她的胳膊,头摇得像拨浪鼓,好不容易才把信“夺”了过

来。

......

我弟弟承平,我跟你提过的,他去澳洲留学的签证终于办了下来,所以这半个月来我们为他的事忙得团团转,整天东奔西走地张罗,空下

来眼皮就直打架,三言两语反正也说不清楚所以就给耽误了。

哲学我一直就很喜欢,可历史考古方面更是我的兴趣所在,承平他就是学考古的和我一样大四了。以前听你说你也挺敢兴趣的,我总觉得这两

样在潜意识中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历史探讨的虽然是人类的过去却富有很直观的哲理性,纵观哲学史不也正是一部人类内心兴衰荣辱的历史

吗?

……

握着同样的浅蓝色信纸,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相同的字迹写下的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恳切真挚的措辞有着以往从没有过的惬意潇洒

流露。半个月的书信中断后的恢复着实令我雀跃不已,可潜意识却告诉我翼平有着不同以往的变化,细微却无法忽视。

风不停地撩拨着我的长发,散乱得迎风摆动着。冰凉苍白的脸上早已泪迹斑斑,模糊地蔓延着。身后响起了一阵隐隐约约的脚步声,熟悉得几

乎用不着回头。愈来愈重的脚步声无情地撞击着我的意识,记忆的潮水再一次奔涌而下,溃不成军……

早晨的阳光如同浅淡的颜料涂抹在身上一般,温暖中带着舒爽,茫茫人海中是我期待焦灼的目光。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吸引了我的全部视线

,这情形让我觉得如此熟悉真切。我清晰地告诉自己他一定是翼平,矜持却让我举棋不定,犹豫地低下了头。

“你就是阿诺吧?”清朗透彻的嗓音透着不言而喻的期盼,一双真挚灼热的眼眸迎了上来。

“你是翼平?”眼前的身影硕长挺拔,纯白的衬衫呼应着我的一身素白。依旧是那么坦诚自然的微笑却隐隐透着一股陌生的忧伤。

“真的很高兴能亲眼看到你,也许今天我们才算是真正地认识吧?”

“虽然我们今天才认识,却已经……”

“已经神交已久了嘛!”他的话轻而易举地牵动了我的嘴角,“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笑容犹如阳光般灿烂!”

他的话顿时绯红了我的双颊,我低着头沉吟不语。

“虽然是第一次真正清楚地看见你,可感觉很真切自然,仿佛相交以久的知己!”一丝期待的惶恐从他眼中一闪而过,却没能逃过我的眼

睛。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已经是真正的知己了吗?只是没有真正看清楚罢了,你说呢?”从他那双深邃犹如幽潭的眼中我望见了自己的羞涩。

"我想从现在起真正感受你的灿烂!”他说着一把牵起我的手,温柔细致的举动令我无法抗拒。

那一刻我似乎放松了所有的戒备,真诚的向他展开了我的内心。一天中我们参观了博物馆,美术馆,共同探讨着艺术家们创作时的内心世

界,在我们看来更注重的是艺术的实质而并非内容和形式。在茶坊里我们又一次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面对面的接触更多了一份诉说不尽的直

观和坦荡。时间在这时显得是多么吝啬,一分一秒的从指缝中溜走。

"我该走了,已经很晚了”我幽幽地低语着,心底有着说不出的不舍。

"我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吗?”他轻轻地盖住我的手,眼中流露着同样的不舍。

"我们不是已经迈出了这第一步吗?”我真切地感受到他的手心正微微出着汗,滚烫得感染着我。

"我要你告诉我,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的!”说着他一把握紧我的手,显得有些孩子气却透着一丝固执的刚毅。

河北乳房纤维瘤医院

内蒙古干眼症医院

重庆关节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