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当选退欧风险再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11:29:47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当选 退欧风险再起

当地时间1月25日晚11点,希腊历史正式翻开了新的一页。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40岁的年轻领导人齐普拉斯终于在雅典大学广场数千民众的欢呼声中走上了演讲台。他用微笑向台下的支持者和选民致谢。随后,聚光灯下,他举起右手,握紧了选举宣传中标志性的拳头。

在当晚揭晓的议会选举结果中,Syriza以36.34%的支持率,获得议会149个席位,以近9个百分点的明显优势击败了执政党新民主党,成为第一大党派。

根据希腊宪法规定,党派组阁须赢得议会的绝对多数席位(151席)。因此,Syriza已决定与希腊右翼党派“独立希腊人党”(IndependentGreeks)建立联合政府。齐普拉斯已于26日宣誓就职,同时还宣布新政府的组成。

接近齐普拉斯的党派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在组阁完成后将立即开展的三件事分别是:与“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展开谈判、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和减税。希腊民众相信,他们期盼已久的改变正在到来;而对欧元区来说,齐普拉斯的上台意味着希腊撕毁政策协议的风险增大,退出欧元区也变得更有可能。

投给“决裂”的一票

自从2012年5月当选以来,萨马拉斯政府为了接受2400亿欧元的救助,遵守与欧盟救助机构“三驾马车”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严格地执行财政紧缩政策,步履艰难地实施重大的经济结构改革。在这些举措下,希腊避免了债务违约,连续两年实现了基础财政的收支平衡。2014年希腊经济开始了0.6%的微弱复苏,总体失业率也由28%下降至26%,但是这些微弱的成效并不足以让普通民众在生活中感受到。

第一财经记者在雅典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希腊民众对于过去两大传统右派执政党(新民主党与泛希腊社会运动党PASOK)贪污腐败的坏名声早已恨之入骨。而目前希腊社会沉重的课税、年轻人高企的失业率、不断下滑的最低工资和养老金、失灵的医疗和教育系统,更是让人们感到民不聊生。很多人认为,只有与实施紧缩政策的右派政府决裂,和“备忘录”决裂,才能改变目前的生活。

“希望将至”则是本次大选中Syriza的竞选口号,也是对民众希望改变现状的有力回应:结束紧缩政策,重新找回国家的尊严。齐普拉斯对选民承诺,一旦上台,将全面放弃紧缩政策,增加政府开支来降低失业率,提高最低工资,为贫困家庭减免电费等;他还承诺减轻房产税等赋税,同时实现基本财政收支平衡。

“我并不快乐。”59岁的古董商安德拉斯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债务危机爆发后,右派PASOK政府为了增加税收,在2010年对税务制度进行了改革,导致他的营业利润缩水近50%,忙碌了一辈子,如今却必须更卖力工作。他把选票毅然地投给了齐普拉斯,“就算他上台后也无力回天,我们也决不能再选那些把国家糟蹋成如此境况的右派了。”

“我们的所得全部用来上缴税收了。”31岁的安娜拉同样对高税收苦不堪言。她是一名年轻的牙医,2010年开了一家私人小诊所,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的她却依然需要靠父母的补贴生活。“我的收入只能养活我一个人。真的很令人沮丧,已经30岁,却连成家的能力都没有,更别提日后抚养小孩了。”说到这里,她的嗓音近乎哽咽,“过去的政府简直是希腊的噩梦,但我相信齐普拉斯会让事情好起来,”她说道,“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不少年轻人选择逃离希腊。希腊一半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离开希腊,争取在国外工作成为他们每天的努力方向。25岁的米尔布从工程系毕业,却只找到了每月800欧元的餐厅服务生工作。她计划今年再申请读个硕士,然后就出国继续进修,“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或将选择债务延期

虽然希腊经济占欧盟比重不到2%,但自2010年爆发债务危机以来,“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就数次被提及,希腊也屡屡成为市场紧张关注的焦点。

选举前,Syriza影子内阁的一位高级财经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希腊需要停止债务偿付,才能为经济复苏提供空间。他相信,希腊退欧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主意,德法等其他债权国也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然而在Syriza内部却有更加极端和尖锐的声音,他们成为让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最不安定的因素,也是和“三驾马车”谈判的最大障碍。如果他们不肯妥协,那么齐普拉斯与“三驾马车”的谈判结果就无法在议会通过,甚至将引起解散政府的危险。

为了避免引起误解,影响希腊民意,“三驾马车”在本次大选临近时保持了相对沉默,“让希腊人民做出自己的选择”。但是这一次欧洲央行要求希腊严格执行救助协议,德法也释放出这一次欧盟可以接受希腊离开的信号——虽然希腊媒体认为,这些信号并没有被希腊民众正面接受,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提升了Syriza的支持率。

Syriza内部人士称,齐普拉斯已经表明不会单方面撕毁债务协议,但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艰难的谈判”:Syriza希望推翻萨马拉斯政府实行的结构改革,因为这对希腊来说,意味着开放商品市场和封闭性行业,消除贸易壁垒和竞争障碍,这对左翼新政府来说将很难接受。除此之外,Syriza还反对私有化,而这些措施恰是以德国为首的欧元区债权人重塑希腊经济竞争力的核心内容,他们希望希腊改革能更进一步。

不过留给新政府斡旋的时间非常紧张。如果在2月底IMF对希腊的贷款到期前,由于双方没有达成协议而引起大量资本外逃,那么政府需要的现金最早在3月就会枯竭。上述党内人士告诉记者,齐普拉斯可能尽量将债务延期,以争取更多时间,在今年夏天与欧元区达成最后的协议。

欧洲央行已经表态,对于刚刚推出的万亿QE计划,希腊银行业是否能够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也取决于希腊是否能完成最后一次救助审查并与“三驾马车”就后续计划达成协议。雅典当地一位知名的财经专栏作家对第一财经记者描绘道,他相信,如果国债规模不大的希腊能够进入QE计划,将大大降低希腊的借债成本和国债收益率。而如果能达成正式的债务免除协议,也能让国外投资者安心,使他们增强希腊安全性和偿还能力的信心。“这大概是齐普拉斯先生能够想象到的最好的情况。”他说道。

安徽大米深加工

长沙车载dvd激光头

长春氨基丙酸

广州海绵胶带